淡月微云

咸鱼躺平ing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六戬】重逢的世界

     简介:当宝莲的梅山老六在杨戬社死真相大白后穿进人生。

  直健x杨戬,不喜勿入,拒绝ky。

  是给我滴宝贝@桂圆桃子核 的生贺,杏仁永远年轻永远三岁,新的一岁里饭饭多多吃香喝辣!


  ——正文开始——


  直健踉踉跄跄几步扶住墙壁,勉强稳住身形后抬眼望去,发觉自己立于一座破旧的土地庙中。方才他正急着挤到杨戬面前,不料突然天旋地转,再睁开眼就位于此处。


  土地庙破破烂烂,腐朽的房梁上蛛网密布,斑驳的墙面一经触碰就簌簌地落下灰尘。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风雷大作,呜咽般的风声透过墙上破洞在耳边呼呼作响。


  寒气逼人,庙里唯一的温暖就是那散发着微弱光亮的火堆。直健扫视着肮脏杂乱的环境,忽略过衣衫褴褛的老乞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黑瘦汉子身上凝固了目光。


  “你是哮天犬?”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那面容憔悴形如枯槁的汉子,许久未曾打理的头发乱七八糟地蓬乱着,胡子拉碴的模样竟跟凡间的乞丐没有什么两样。如若不是那熟悉的气息,就连直健自己也不敢确认。


  直健惊得浑身颤抖,下意识就要上前去抓哮天犬的手臂:“短短时间你怎么会沦落至此,走,我们去昆仑山找二爷给你做主!”


  不料哮天犬发疯似地汪汪叫着将他甩开,直健一时不防竟被甩了个趔趄。他看见哮天犬紧张地不停吞咽口水,像是恐惧又像是绝望,跟筛糠一样哆嗦着却仍牢牢地挡住自己的视线。


  “你身后护着的是什么?”直健轻轻地问道。


  他猛然发难,用法力化作绳索将哮天犬结结实实地捆住放倒在地,接着如同敏捷的黑豹一般扑向角落里那被残破黑布勉强遮蔽住的“物体”。


  杂乱如同枯草般的发丝下,是熟悉到心颤的面容。只需看上一眼,直健便看出了眼前人油尽灯枯的状态:周身经脉尽毁,五脏六腑皆受重创,只余一缕真元勉强护住心脉。


  “二爷,谁把你伤成这样了,我去杀了他,我去杀了他!”直健跪坐地上扯着杨戬衣袖嚎啕大哭,豆大的泪珠滚落在地被灰尘包裹,那咬牙切齿的恨意吓得庙里的老乞丐噤若寒蝉。


  浑身不能动弹且口不能言的杨戬自是无法回应他,只能强撑着睁开重若千钧的眼睛犹疑地看着梅山老六。就在直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又是一道惊雷炸响刺亮夜空,几个凡人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


  领头的那人嚣张跋扈,他不屑地瞥了直健一眼,张口嘲讽道:“呦,来了新人啊,哭得跟死了媳妇的脓包似的。”身后几个跟班随他一同嘻嘻哈哈地嘲弄着。


  “原来是个哑巴。”他见直健不应声,只觉自讨没趣,不屑地嗤了一声,接着晃晃悠悠地朝着斜躺在地的哮天犬走了过去,“黑鬼,今天的份子交出来,不然哥几个就送你那个半死不活的东西一程。”


  他对着杨戬抬脚作势欲踢,结果被直健一把捏住衣领提至半空。这位梅山老六的眼眶哭得红肿,神情却凶神恶煞地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滚!”


  几个人被他爆发的气势吓得噤声,狭小的土地庙里落针可闻。不多时,领头的回过神来,看见跟班个个吓得毛骨悚然,感觉自己失了面子,梗着脖子就要去给杨戬一拳:“原来是黑鬼找的帮手,好,几天我就当着你面把他打死,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


  话音未落就被直健一脚踹到心窝上,滚在地上当场没了气息。


  “杀人啦!”其余几人屁滚尿流地跑了,也不管庙外劈头盖脸的暴雨,只想赶紧远离庙里的煞星杀神。


  直健自知下手失了分寸,但没心思想那么多了,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将杨戬抱于怀中,运转法力在破碎的经脉中游走疗伤。等到真正上了手,他才发觉杨戬的伤势竟比猜测的更为严重,忍不住转头质问哮天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他的问话置若罔闻,哮天犬仿佛失了魂,自顾自喃喃道:“你也是来杀我主人的对吗?沉香要杀他,三圣母要杀他,康老大说他是小人,不配当我主人……”


  “你在说些什么啊!小狐狸和四公主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是我们错怪了二爷,沉香和三圣母又怎么舍得去杀自己的血脉至亲。”直健不自觉地将杨戬抱得更紧了,虽然他并不信哮天犬的话,但狗子疯疯癫癫的模样却让他产生了不妙的预感。


  哮天犬突然停止了自言自语,他直勾勾地盯着直健:“你敢说你没恨过主人?”


  直健坦然地看着他:“我恨过,我恨他把我送给小狐狸,恨他不顾千年的兄弟情义,但我更恨他把我蒙在鼓里不告诉我真相。荣华富贵威风八面什么的,通通都是屁话,我喜欢的,想追随的,只是杨戬。”


  正所谓,爱恨皆系于一身,半点不由心。


  哮天犬安静了下来,庙里只余火堆上的木柴在噼啪作响。直健眉眼放松,垂眸看向怀中人,那扇乞丐逃去时匆忙掩上的木门却被轰然撞开,来者携着一身寒气和风雨,黑色的貂毛大氅被打得湿透。


  “你是何人,放开二爷!”他利声喝道。



  (完)



  其实标题的重逢,既是指穿越的宝莲老六和人生戬,又是指重生的人生老六和人生戬(w)

【find him·917超蝙24h活动】Rain cats and dogs

     简介:星球日报小记者在雨天捡到了一只黑猫。

  【E组】  活动详情:@超蝙团建活动号 

  不喜勿入,拒绝ky。


  ——正文开始——


  大都会多得是阳光明媚的天气,但偶尔也会有疾风暴雨的存在。


  雨水从天空处倾泻而下,在结实的雨伞上击打出哗啦的声响。下班后的克拉克打着伞在街道上慢悠悠地走着,跟身旁来来往往的人们没有任何差别。


  他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记者,思索着几天后对哥谭富豪布鲁斯·韦恩的采访,这本来是露易斯的任务,但在她临时被塞进另一个更为紧急的采访后,顶头上司佩里就把这个任务安排给了向来老实可靠的克拉克。


  他重重拍着克拉克的肩膀,絮絮叨叨地讲述着采访一个韦恩的注意事项。克拉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为了佩里的小心脏着想,自己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如捣蒜。


  一辆外表看起来就很昂贵的汽车鸣着响笛飞驰而过,车轮下飞溅起的泥水堪称裤子和皮鞋的克星。躲避不及时的同行路人不开心地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和匆匆忙忙的车主,而克拉克早已敏捷地往旁边一跳,飘远的思绪被拉回现实。


  雨越下越大了,但就在这仿佛装满了整个天地的雨声中,克拉克突然听到了一声虚弱的猫叫和熟悉而又陌生的心跳。


  得益于超人类的五感,克拉克很快锁定了自己的目标——人行道旁的垃圾桶,他快步绕到垃圾桶后面,不出意外发现了一只湿漉漉的大黑猫。


  这只猫神情恹恹,长长的猫毛被浇下的雨水打得湿透,丝丝缕缕地紧贴在皮肉上。克拉克连忙蹲下,将手中的雨伞举到大黑猫的上方给它挡雨。


  “嘿,你好!”比起跟猫聊天,这更像在自言自语。克拉克对大都会的猫咪们很熟悉,这里的猫娇生惯养但又不甘平静,高大的树木是它们绝佳的游乐场,但由于对自己的攀爬能力和胆量毫无自知之明,往往会面临上得去下不来的窘境。


  克拉克用谴责的目光看向这只在下雨天也不回家的大黑猫:“你怎么不会找个地方躲雨呢?”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试探性地用手去抚摸这只看起来脾气就不是很好的猫咪,万幸并没有收获利爪和尖牙。


  湿漉漉的皮毛依然很厚实,克拉克稍微有点儿犹豫,附近应该有流浪动物收容所,但他很担心这只猫在淋了雨后可能会生病,而现在送到宠物医院也不是很好的选择。看着大黑猫明亮的蓝色眼睛和一看就是在富贵人家养尊处优惯了的模样,克拉克思来想去,最终小心翼翼地避开公文包把猫抱进怀里。


  还是先带回家吧,明天再帮它找主人。


  ………………………………


  克拉克单手举着淋浴喷头,在卧室里跟大黑猫大眼瞪小眼。在鬼使神差地把猫揣进怀里带回家里后,克拉克猛然惊觉养一只猫并不只是提供住处和食物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容易事。


  就像现在这样,他需要先给被雨淋得湿透的大黑猫洗个澡并吹干毛发。


  猫通常并不喜欢浴室和水,但这只猫显然是个例外。几个月前克拉克被邀请到佩里家做客时,亲眼目睹了他家美短洗澡时的百般抗拒。就连那晚上克拉克枕着枕头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耳边仿佛还能听见那声嘶力竭的猫叫。


  “呃……”克拉克刚调好水温,就看见带回家的黑猫很自觉地走到喷头下,步伐优雅又轻盈,并用平静地眼神看着自己。这真的是只正常的猫吗,克拉克恍恍惚惚地帮忙揉搓着大黑猫被雨打湿的毛毛。


  沐浴露形成的泡泡飘了起来,碰到了大黑猫湿漉漉的鼻头,它啊啾地打了个喷嚏,然后又很规矩又人性化地抬起前爪捂住嘴巴。目睹全过程的克拉克僵着手臂帮它冲洗身上的泡沫。


  等到洗完要吹干毛发的时候,克拉克为了防止它应激而准备的毛巾完全没派上用场。大黑猫自然而然地摆了个农民踹的姿势,两只毛茸茸的前爪埋入胸前,放任克拉克拿着嗡嗡作响的吹风机在身旁仿佛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劳作着。


  不同于被雨淋湿时的样子,吹干毛发后的它一看就是那种很名贵的猫。长而浓密的毛发触感堪比价格高昂的丝绸,克拉克有些着迷地摸着这只奇怪的猫,突然领悟到猫奴撸猫的快乐。


  拉奥啊,这可能就是天堂吧。克拉克胡思乱想着,但也并没有做出更为过分的举动,比如将脸埋在那温热舒适的肚皮上,也许是警铃在滴滴作响,告诫他最好不要干出傻事。


  克拉克放下吹风机,长舒一口气后拉开窗帘向外看了看。窗外依旧下着大雨,雨滴被风吹到玻璃窗上又滑落,留下一道道水痕。平心而论,克拉克还是更喜欢阳光明媚的天气,暖融融的阳光可以给他带来充实的感觉和简单的快乐。


  但现在不是对着天气感秋伤春的时候,他还要一只“大爷”需要照顾。克拉克点开手机,下单了成年猫所需的猫粮。猫粮送达需要时间,虽然超人可以轻而易举地飞到宠物店购买猫粮,但克拉克还是更喜欢正常人类的方式。


  虽然吹干后的大黑猫看起来精神奕奕,出于对猫咪们普遍脆弱的肠胃的考虑,他还是决定先给大黑猫做些易于消化的猫饭。多年单身独居的生活让克拉克锻炼出了足以满足生活的厨艺,虽然不能与五星级酒店的大厨相媲美,但做碗猫饭还是不在话下。


  简单但营养的猫饭很快就被送到大黑猫的眼前,它歪头看了看殷勤的克拉克,勉为其难地舔了几口就后退不想再吃了,显然对厨子的厨艺并不买账。看来这是只吃惯山珍海味且不太好伺候的猫咪,克拉克露出了些沮丧的表情,任谁在厨房忙前忙后做出的食物不被喜欢都不会开心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大黑猫看见了他失落的表情后,思索片刻居然又扭过头继续开吃。看着它很给面子地把一碗猫饭吃得精光,克拉克简直要感动得热泪盈眶。


  家里没有逗猫棒,但这难不倒英勇无畏的超人,他撕下纸卷成了小纸球,用绳子把纸球固定在上次出差带回来的纪念木棍上。没有猫咪不会喜欢球类,克拉克兴致勃勃,但结果令他大失所望,大黑猫用奇妙的眼神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闹腾的史前人猿。


  请成熟一点儿,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克拉克简直能从那张毛茸茸的猫脸上读出这个信息。


  好吧,他放下简陋的逗猫棒,躺在沙发上并将大黑猫抱在了怀里。这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难怪推特网上有数据分析养猫的家庭能获得更高的幸福感。


  克拉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柔顺的猫毛,但很快就感觉到胸口上诡异的感觉。他低头一看,大黑猫两只戴着白手套似的前爪,居然不自觉地在自己肌肉饱满的胸膛上有规律地按压着。


  “嘿!”克拉克微笑着提醒道,敏锐的感官让他很迅速地察觉到大黑猫的身体变得僵硬,若无其事地把爪子从那触感良好的大胸上移开,并开始散发着不愉快的气息。


  这点倒是很像自己那位的黑漆漆同事兼下周的采访对象。


  克拉克轻轻捏住大黑猫的前爪,仔细观察着它的模样,除了黑色的猫毛外,那双钢蓝色的猫眸也是跟自己搭档一样动人心弦的颜色。在联想到搭档后,克拉克的心跳加速了几分,他掩饰似开玩笑道:“哇哦,你的眼睛真漂亮。”


  但克拉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颜值的杀伤力,媲美天神阿波罗的英俊面孔和如晴朗天空般的湛蓝色眼眸,这种组合在盯着其他人说出这种含情脉脉的话时是很犯规的,就连猫咪也承受不住。


  大黑猫很不给面子,它的应对措施是一爪子拍在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当然,它收了爪子,只留下触感良好的肉垫。同时克拉克也故意放软了脸颊,氪星人皮肤的坚硬程度也不是开玩笑的,他并不想伤到这只猫咪。


  被猫爪拍脸的感觉很舒服,克拉克目光闪闪,期待地看着大黑猫,表示想再来一次。大黑猫看着他的眼神越发诡异起来,超人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很像一个变态吗?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也可能是过于无聊,克拉克突然正襟危坐,将猫放在自己膝头,强自忍着笑意大声喊道:“给我变!”


  拉奥如他所愿,一个穿着蝙蝠装甲的男人凭空出现并掉落在克拉克怀中,他们在沙发上滚作一团,狭小的公寓里响起惊呼。


  “这该死的魔法!”两人同时说到。



  (完)

今天把闺女的刘海梳到了右边(bushi),依旧可爱!


是约稿❤️

p2动图❤️


是约稿滴,画手太太超好的,连夜给我画出来了我好爱她www

【此后逍遥·沉戬】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21:00

  ·上一棒@齐琰 ,下一棒@桂圆桃子核 

  ·简介:沉香把战损版木二郎捡了回去。

     ·新神榜沉香x杨戬


  ——正文开始——


  黑云席卷在天际,沉闷的雷鸣声隔着云层轰隆作响。方壶赌坊里依旧是热闹非凡,找乐子的赌徒们比起阴沉的天色更在意赌桌上那颗小小的骰子。


  在赌场一墙之隔的小巷子里,来往的行人脚步匆匆,靴子扬起的尘埃在污浊的空气中打了个卷,又飘落在墙边杂乱的堆积物表面。


  沉香敏捷地翻过墙头,抬手压了压斗笠边缘,脚步轻快地从人群中穿梭而过。他皱了下鼻子,敏锐地察觉到有丝丝血腥味自巷子深处蔓延开来。


  他并不是个好管闲事的性子,若是往日恐怕早已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但现在仿佛是被无形的丝线牵扯住脚步,双脚如同灌铅般沉重。沉香犹豫片刻,不耐烦地啧了声,终究还是打算去巷子里一探究竟。


  去了可能会后悔,但不去绝对会后悔。沉香心里的声音如是说道。


  巷子尽头的矮墙下倚坐着一位满身血迹昏迷不醒的男子。身受重伤,但不致命,沉香如此判断到。他藏在暗处扫视了一眼,围着男人想趁火打劫的都是海老大的手下,自己的熟妖。


  这些底层妖怪干的都是谋财害命的脏话,如今有重伤的肥羊乖乖送上嘴,哪有不吃的道理但这个男人所面临的,恐怕不止是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


  沉香方才只粗略一扫,男人被衣裳裹着的劲瘦腰腹和线条修长的双腿便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更别提那虽然染上血渍和脏污但依旧难掩清逸的五官。


  漂亮往往意味着麻烦,沉香讨厌麻烦,但他却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一种奇怪的亲近感。


  缘起缘灭皆为必然,一啄一饮皆有天定。


  沉香虽在玉泉山金霞洞没学到实质性什么东西,但十多年的耳熏目染让他对所修之道有了不浅的认知。


  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的命数。


  沉香自腰间拔出匕首,这个闲事,他管定了。


  ………………………………


  轻描淡写地甩着匕首上的鲜血,沉香特意避开伤口的位置,单手将男人扶在自己的肩上,将人背到了自己和申公豹的落脚处。他仔细观察过,男人在昏迷前已经用撕扯下的衣物和随身携带的伤药止住了血,只是伤得太重才会昏迷不醒。


  沉香轻轻地把男人放在自己的床榻上,但那张狭小的床很明显盛放不下身材高大的成年人。他思索片刻,又将人抱到了申公豹的榻上。反正申公豹近几日有事外出,这里就是沉香一人做主。


  他小心谨慎地扯下被凝固的鲜血黏连在伤口皮肉处的衣物,男人包扎得过于仓促,如今重新收拾免不得再受一番苦痛。但沉香诧异地发现男人的伤势居然恢复得不错,也不知是什么妖孽体质。


  给男人用的当然是申公豹的伤药,沉香在药箱里挑来挑去,把最昂贵珍稀的那瓶拿了出来。等申公豹回来时,大不了就说自己在赌坊外捡了一只流浪猫。


  也许是用了好药的原因,男人并没有发烧,沉香守了他一夜,也不碰他额头那稀奇古怪的头巾,就死死盯着男人那越看越熟悉的面容。


  莫名其妙的担心和心底升腾起的焦躁让沉香无所适从,还来不及辨明自己的情绪,就看见男人睫毛微动,恍惚地苏醒过来。


  沉香唰地溜到床帘外藏好,他指尖发颤心若擂鼓。脑海中还停留着刚才看到到的那双眼。凭心而论那是沉香见到最好看的眼睛,目光流转间仿佛有水波荡漾,温温柔柔的令人忍不住沉溺在其中。


  若非昨晚看出男人是个落魄的神仙,沉香怕是会以为这人其实是个狐狸精。


  男人勉强坐了起来,在屋内环顾一周,就算发觉到帘后的沉香也没有什么不安的情绪。像是知道自己是被好心人救下,他就那样心平气静地向沉香道谢并询问沉香的名字。


  沉香却有些看不惯他这幅万事不关己身的模样,仿佛完全没把自己的伤势放在心上,不由得心头火起,恶声恶气地回应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男人也就是杨戬讶然,他没想到救了自己的是这么小的孩子,不知怎么就联想到放在金霞洞被师尊教养的亲外甥。那个孩子应该也是这个年纪吧,思及外甥,杨戬眉眼带笑,语气也更加温柔缱绻:“你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沉香恶声恶气:“非亲非故的,要你管我,我乐意。”


  他知道自己这样子很不讨喜,但很久没人这么关心过他了,哪怕只是口头上的几句。名义上到师父对他非打即骂,跟着申公豹下山后那人也是只顾喝酒取乐,偶尔有了兴致才会教他一招半式。


  几乎抑制不住跟男人说话时心中的委屈和落泪的冲动,沉香狠狠抽了下鼻子。男人并没有在意他恶劣的态度,坦然地问道:“那我该怎么报答你?”


  沉香沉默着,仿佛在帘后生了根。时间过了很久,就在男人打算转向下一个话题时,他听见了沉香细若蚊蝇的回应:“你可以闭上眼睛让我抱一下吗?”


  男人有些惊讶,但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这个奇怪的要求。他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落下,在眼睑处投射下一片小扇似的阴影。


  只听见屋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脚步声由远至近。沉香自帘后走到杨戬面前,小心而又轻柔地抱了他一下,然后逃也似地跳窗离开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令沉香欢欣,也让他恐惧。


  杨戬睁开眼睛,简陋的小木屋里已经不见沉香的身影。


  “奇怪的小孩……”



  (完)

【戬受】渎仙(完)

     本章王母戬,不喜勿入,拒绝ky。


  ——正文开始——


  如此肆意取乐后,魔家兄弟也息了借此机会除掉杨戬的心思。就算王母娘娘下的命令是将杨戬就地处决,但阴奉阳违可是封神榜上诸神的拿手好戏。


  他们存着将杨戬留着当禁脔的念头,自是不舍得将其如何。念杨戬法力全失,掀不起大风浪,魔家四将就随随便便地下了禁制将人锁在了千狐洞,想着先上天回禀王母,再下凡过快活日子。


  谁知杨戬留了小狐狸和宝莲灯的后手。费力清洁干净身上的脏污,杨戬好不容易安慰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小玉,他借着宝莲灯恢复法力,又同这只善良的小狐狸达成共识。


  在携小玉重返天庭后,杨戬将她好好安置在真君神殿里,又仔细叮嘱她不要乱跑。自己则将银铠和蟠龙披风穿戴整齐,面不改色地去寻王母复命。


  杨戬心知肚明,所谓司法天神,不过是王母手中的一把利刃。王母亲手将他捧上云霄,只是借他震慑三界众生,她又恐杨戬势大后反噬己身,于是该折断时更不会有丝毫迟疑。


  她派出魔家四将下凡追杀杨戬,无非是想探探杨戬虚实,同时借此良机好好敲打他一番。若是杨戬因为失去法力一蹶不振,那王母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他丢弃,继而寻找下一件趁手的工具。倘若杨戬依然好用,那就是无事发生,司法天神的位置也只会留给二郎神。


  神仙本无情,这句话在王母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此时杨戬敢有恃无恐地去寻王母,也是因为他将王母的心思摸了个透彻。王母娘娘离不开她的司法天神,而杨戬想要修改天条,也少不了借王母的东风。


  不出杨戬所料,王母果真在等他。杨戬快步上前温顺垂眸,状若谦卑地行礼:“小神参见娘娘。”


  王母尖锐的丹蔻捏着杨戬下颌迫使他微微昂首,将人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后,她笑道:“杨戬,你这下凡一趟,倒是落魄得很啊。”


  杨戬眼观鼻鼻观心,波澜不惊地回应:“多亏娘娘神机妙算,派遣四大天王助小神从沉香手中逃脱。”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你这话,是九分真一分假,还是满口谎言来欺瞒本宫?”王母轻轻扯开杨戬银凯下的衣襟,朝里扫视一眼后便淡淡地挪开视线,“杨戬,在凡间受了不少苦吧。”


  柔兰般的吐息几乎逼近杨戬面颊,她就喜欢这人八风不动的模样:“放心,本宫会为你讨回公道,只要你不起什么歪心思。”


  “毕竟你是知道的,本宫最讨厌贰心臣。”她的目光在杨戬脖颈上一闪而过,这位三界最有权势的女人又轻轻叹了口气,“只是可惜今日本宫的蟠桃会,怕是要被沉香搅和了。”


  听到外甥的名字,杨戬心神微动,他抬起头望进王母充满探究与怀疑的目光中:“娘娘,小神愿将功赎罪捉拿沉香。”


  “不,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天规所化的细细金链自虚空涌出,紧紧缠绕在杨戬手腕脚踝处。除此之外,另有金色光影凝实成囚笼模样将杨戬关入其中。


  王母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去,而杨戬面无表情地立在原地。这是敲打更是羞辱,王母只是在暗示这就是他失去用处后的下场,无非在冰冷的天庭充当玩物,成为笼子里供人消遣取乐的金丝雀。


  可他是杨戬。


  杨戬静静地等了一炷香时间,额头天眼忽明忽灭,金笼表面浮现出如丝网般细密的裂纹,


  他化作流光,直奔瑶池。


  此时的瑶池已是乱成一团,沉香手持斧子势不可挡,天兵天将们瑟瑟发抖不敢上前,而玉帝声嘶力竭惊呼救驾。


  二郎显圣真君闪身而出,银甲熠熠生辉一尘不染,他手持三尖两刃刀跃入战局。


  “陛下娘娘莫慌,杨戬在此。”



  (完)